设计杂谈

网站设计师,请不要太注重“设计”

网站设计师,请不要太注重“设计”

岁末年初,那些许久不联系的朋友总是会问到我,问我这一年都做了些什么,我嘛,一样,无外乎做做设计。

说起这一年的设计旅程,有时候感觉总那么的微妙,比如从某个角度来将,你做得非常成功,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做得又是那么的失败,其中,岚海2011新版官网就是这样。

业内许多设计师给岚海新站的评价是,趋近于完美,其实这未免太过于抬举,但设计该网站确实是倾尽了团队的心血,那它失败的地方又在哪里?

网站建设外包需要慎重选择服务商

网站建设外包

话说只要沾到建设二字,便脱离不了层层外包的潜规则,网站建设行业也不例外。

忙不过来、应付不了、能力有限,又或是其他诸多因素都会导致服务商将承接到的项目进行外包甚至是层层外包,这样的现象在网站建设行业中普遍存在。

比如,广告公司将客户的网站建设项目外包给专业的网站建设公司, 情有可原,毕竟是跨行业的业务,专业的事嘛,理应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但身为网络公司,因业务繁忙或者客户预算有限等原因将项目转包给其他网络公司甚至是个人,笔者个人认为,这是一种对客户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

今天之所以聊起网站建设业务外包这个话题,是因为笔者曾有过一次业务外包的经历,一次,惨痛的教训:

浅谈云南网站建设行业的人才流失

浅谈云南网站建设人才流失

几乎每过一段时间都能听到圈里的朋友对我说,某某网络公司又解体了;也几乎是每过一段时间,大家又会发现一些新的网站建设公司悄然而生。那些知名的,不知名的,也曾辉煌过又或是名不见经传的网站建设企业们,就这样一波波大张旗鼓的来,又这样一批批的悄然离去。

带着困惑,笔者也也曾试图就这一现象去探索其中的原因,可却越是深究,越是令人感到无尽的悲凉…

一.云南网站建设行业人才流失

无论是任何行业,最昂贵的莫过于人才,而网站建设行业的人才们,正陷入在一个怪圈里。

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如今市场的需求越来越大,而大多打算去瓜分这块蛋糕的网站建设公司们却鲜有发现,市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甲方乙方 — 设计师,请抬起你卑微的头颅

甲方乙方,设计师,请抬起你卑微的头颅

今天和客户吵架了,我承认,这是第一次。

据说客户就是上帝,我想问,那我是什么?

是的,我仅仅只是一名设计师。

我相信,入行至今,误解、质疑甚至是刁难,伴随着每一位网站设计师逐步强大的过程,一次次的委屈,一次次的痛楚,我们都在默默的忍受着。

为了去迎合那所谓的市场需求,慢慢的,我们学会了敷衍,学会了奉承,学会了所谓的变通。我们像培育孩子一样精心雕琢出的作品正被那些世俗的东西默默的强-奸着,我们习惯了。我们开始失去个性,失去主见,遂而失去了理想。我们麻木不仁,我们迷失了自己。

请在你们的每一个作品中,画上一颗美丽的责任心!

网站设计师的责任心

没有责任心的设计师,一辈子也就只配做个设计师!

为什么我要用“只配”这个字眼?

那可是设计师啊!多么高尚、多么光鲜、多么体面的职业,那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却不曾得到的职业啊!

最近女友业余时间在修选服装设计,某日,她饶有兴致的对我说道,这个行业,最低等的就是车间里的工人,其次是负责裁减的职位,最高档的就是设计师啦,只需要画图…

设计师!我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把自己称之为设计师了,就当那日忽然听到她说起这个字眼时,倍感陌生。我的第一反映是觉得这个职业确实如她所说的是那么的高档…

为什么我还要用“只配”?

你们的期望 我怎敢辜负

你们的期望

一个网站设计师,一味的履行完美主义所付出的代价往往是巨大的。纵使有着一万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致使手中的作品无法去实现心目中那所谓的完美,哪怕它已经得到了客户和市场的认可,只要它还上线后仍然存在着自己能力范围内尚且能够发现的瑕疵,心中那种自责与负罪感,是他人所无法理解的。

请精致的做点事儿,不要再demo下去了!

云南网站建设demo

  “Demo”,众多穿梭于甲方中的提案一族一定很熟悉。这个词同时也意味着对设计师的超人要求:在没有任何材料的情况下,一桌“满汉全席”要用“快餐”的速度做出来当然这个世界上超人率几乎等于“0”,于是造就了一大批以Demo争取甲方合同的公司,也成就了一堆堆看了就想呕吐的“demo垃圾”!

网站建设型网络公司 技术部薪酬激励制度改革方案

技术部薪酬激励制度改革方案

  近日分析流量时发现,搜索类似“设计师绩效考核”等关键字进入博客的朋友越来越多,估摸着应该又是某位设计主管在苦心酿造新一年来的薪酬制度了,隧想到以前自己写过一个关于技术部薪酬制度的改革方案,不敢私藏,特拿出来供大家批评指证,或以用做参考。

Page 1 of 3123